• 国字号失利殃及联赛基础建设
    发布日期:2019-11-23 22:55   来源:未知   阅读:

  11月15日,2019国际足球锦标赛,中国U22男足1∶5负于澳大利亚U22男足。图为张玉宁在比赛中。视觉中国供图

  从今年5月重返国足再度拿起教鞭(取代卡纳瓦罗),到带领球队在9月踏上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40强赛征程,再到10月客场平菲律宾队、上周客场负叙利亚队,里皮辞职的突然性正如中国足球的不可预料——看似心血来潮,实则压抑已久。

  里皮一走,环环相扣,诸多新问题需要解决。面对明年3月重燃战火的40强赛,国足选帅时间还算充裕:阵型基本固定,高拉特、洛国富有极大可能性补充到阵容当中,而最后4场40强赛国足还有3个主场(客场挑战关岛队),尽管目前国足积分排在叙利亚队之后列小组第二,但进入12强赛难度不大;最麻烦的事情在于国字号球队系统建设,协调工作要让中国足协煞费苦心。

  比如上周刚刚结束第一期集训的“国家男足选拔队”,在里皮离开国足之后,选拔队的命运也会随之变化。

  10月31日,中国足协决定组建“国家男足选拔队”,由这支球队参加12月10日至18日在韩国举行的东亚足球锦标赛(“东亚杯”赛),现任武汉卓尔队主教练李铁担任选拔队主教练。在选拔队名单当中,不乏于大宝、蔡惠康、姜至鹏这样的国足“老将”,但按照里皮辞职之前的说法,他将这些球员选进国足的几率不大,因此这支身份尴尬的球队,更像是拼凑出来的“临时国家队”——打完东亚杯赛,这支球队便不复存在。

  中国足球的人才还没有“奢侈”到能够组建两支国足的地步。最初中国足协与里皮协商由他带领国足参赛,但里皮认为国足球员在先后完成40强赛和中超联赛之后需要休息,不宜再前往韩国参赛,并向中国足协建议由国奥队参加东亚杯赛。不过里皮与国奥队教练组并不“兼容”,国奥队两个月前刚刚换帅,本土教练郝伟接替了荷兰人希丁克,全队正在争分夺秒备战明年1月在泰国举行的U23亚锦赛(东京奥运会选拔赛),无论教练组成员还是球员都不愿意在东亚杯上消耗精力,因此组建“国家男足选拔队”成为权宜之计。

  里皮的离去,新教练的选择,生肖号码统计器软件都意味着选拔队当中的球员有可能进入国足参加40强赛后4轮的比赛。自从今年6月热身赛结束,里皮的选人与用人就给球迷带来不一样的观感,而几乎用完全相同的阵容打完4场40强赛,更是令人难以理解——“失控”是最切合实际的一种解释。

  就像里皮在输给叙利亚队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国足没有在这场比赛当中表现出足够的斗志与必胜的信心,抛开技战术层面的执行不谈,单说球员态度已经决定了这场比赛的结局:比赛第76分钟叙利亚队换上的赫里宾(曾当选亚洲足球先生)在左路控球,至少3名应该迅速向他靠近施压的国足球员都在不慌不忙“散步”,眼睁睁看着赫里宾在左路传中,随后张琳芃非受迫性乌龙同样是心不在焉的草率表现。

  难怪里皮认为自己已经对球队“失控”:任何一支强队的防守体系都不会如此松懈,除非位置极其不利,否则没有防守球员会给进攻球员长达3秒的时间轻松控球、观察,并完成传中。

  此前里皮在国足的绝对权威,超出中国足协所能掌控的范围,这导致双方矛盾日渐增多,而矛盾的根源则在于里皮工资并非由中国足协支付——中国足协今年8月正式“换届”,对之前的历史遗留问题只能“见招拆招”,现在里皮辞职,国家队又要进入熟悉的“选帅环节”。

  事实表明,中国足球根本无福消受超出预算的“世界级名帅”。6年前万达集团力推卡马乔,但西甲冠军主帅给中国球迷留下0∶8溃败给巴西队和1∶5不敌泰国二队两大惨局,如今里皮贵为世界杯冠军教练,带国足在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中0∶0战平菲律宾队,1∶2不敌叙利亚队,愤然辞职。曾经的西班牙国家队主帅和意大利国家队主帅都对国足无能为力,也足以说明问题。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国青、国奥、国足相继遭遇打击,然而更严重的危机还在“潜伏期”当中:国字号系列球队的糟糕状态将直接影响到中国足球的“基础建设”,今年中超联赛由于赛程加入5个间歇期显得十分零碎。中国足协11月曾发声明,表示职业联赛外援及入籍球员政策调整的出发点,主要基于是否有利于职业联赛的健康发展、是否有利于中国球员的成长、是否有利于促进青少年球员的培养,而基于联赛的平稳运行和健康发展需要,外援政策不会有大幅变动,但会对现有相关政策进行调整、补充和完善。由于新赛季外援与内援政策将直接决定冬训的运作与投入,俱乐部都在等着中国足协尽快给出确定答案。

  本赛季中超联赛还剩最后3轮较量,第28轮联赛在11月22日、11月23日两个比赛日进行,第29轮联赛和第30轮联赛分别在11月27日和12月1日两个比赛日进行——最后两轮联赛各队开球时间统一以防再有意外发生。

  11月23日广州恒大队主场迎战上海上港队的比赛,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本赛季联赛冠军的归属:目前积分榜上广州恒大队63分,上海上港队62分,北京国安队61分,这场焦点战胜利一方只要不犯错误便可锁定联赛冠军,而一旦双方战平,北京国安便有机会后来居上。

  冠军归属悬念还在,保级区则不像往年一样热闹,没有“连环套”的情况很难刺激到球迷的神经:积分垫底的北京人和队27场比赛只拿到13分铁定降级;在另外一个降级名额的“竞争”中,天津天海队22分,深圳佳兆业队20分,最后3轮天海赛程占优,3个对手分别为河南建业队、大连一方队、江苏苏宁队,这3支中游球队对胜负并不敏感,而深圳佳兆业队要在联赛最后1轮客场挑战志在卫冕的上海上港队,因此该队降级概率远大于天津天海队。

  实况如此的中超联赛如何保持对球迷和赞助商的吸引力,事关中国足球职业化发展前景——2015年以80亿元天价拿下中超联赛5年版权的赛事运营公司体奥动力,在2018年与中超公司协商将5年合约延至10年至2025年结束,中超公司股东大会一致通过,这意味着参与各方对中超联赛的IP仍然怀有极强信心。

  新组建的中超联盟(责任有限公司)将承担重任,用大容量的商务开发保持中超联赛“第一赛事”的热度,但新赛季中超联赛继续扩张的脚步已有放缓趋势,记者从多家俱乐部了解到,新赛季的投入增加量不会再像过去几个赛季一样迅猛,“理智投资”将取代“疯狂烧钱”。

  以本赛季中超为例,至少6个亿的运营投入才可以保证球队留在中超,因此对于财力有限的中小俱乐部,中甲联赛是比中超联赛更加合理的归宿,务实的定位更有助于足球本质的延伸。

  比如今年中甲联赛最后一轮,贵州恒丰、长春亚泰、石家庄永昌3支球队均有冲超机会,结果却是长春亚泰1∶4大败给黑龙江FC,而贵州恒丰在“惜败”给北体大后,联赛最后6轮总共输了4场,“不想冲超”的态度十分明显。

  对中超联赛的“畏惧”,来源于对资本足球的“恐惧”:中超联赛位于竞赛体系塔尖位置,原本就是精英游戏,中小型俱乐部参与其中压力过大,因此中甲联赛和乙级联赛的规范与开发,才是中小型俱乐部最关心的切身利益——南北分区的乙级联赛屡有欠薪新闻传出,中国足球管理者对于基层的重视程度还有极大的提升空间。

  确定承办亚洲杯,努力申办世界杯,两个世界杯周期之内足球在中国的关注热度不会降低,但中国足球的质量却无法达到令球迷满意的状况——10年之内,国字号球队成绩还是中国足球主要矛盾的构成要素,而中国足球的基础建设,不应该因为国字号球队的糟糕表现放慢速度。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